最新新闻Information announcement.

主页 > 公司动态 > 最新新闻 >

网售笑气变身“嗨气球”隐秘链条 卖家宣称“无

发布时间:2019-02-12

  网售笑气变身“嗨气球”的隐秘链条

  吸食者自述在酒吧等处“流行” 笑气弹卖家宣称“无害” 专家表示吸食“嗨气球”对身体有危害

  近日,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在朋友圈中流行起一种“嗨气球”,吸食者自称通过吸气球中的“笑气”可以达到所谓“自嗨”的感觉,这种神秘地“嗨气球”出现在包括学生、白领、酒吧消费者在内的部分人群间。探访中,北青报记者还发现,来自北京、青岛、苏州多地这种吸食“嗨气球”的买家和出售气弹的卖家均声称,吸食笑气无害。对此,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的专家称,笑气毒性较小,但是一旦用于吸食对身体就会产生危害,“这种危害好比是煤气中毒,是不可逆的,尤其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危害更甚”。

 

  现象 有人将笑气弹制成“嗨气球”吸食

  陈琛(化名)是青岛一所大专学校的学生,刚过20岁,“气弹现在在我们学生中间很流行”,他说。陈琛回忆称,自己一年多前在朋友的介绍下开始吸“气弹”,“自那以后就没断过”,“有点像抽烟喝酒,就是想吸”,但他却否认吸笑气弹会上瘾。陈琛告诉北青报记者,一般他和他的同学们都是在KTV里面吸,“能带动气氛,男生就吸得多些,女生吸得少些”。

  陈琛描述,他们的“嗨气球”都是自己制作的:成盒的笑气弹,一盒有10支,还有就是奶油枪。“气弹通常从奶油枪的一个口接入枪内,灌进去之后,再从另一个口灌入气球内,一个‘嗨气球’就这样做好了。”

  而吸食一个“嗨气球”,时间只需要十几秒左右。陈琛说,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产生幻听和幻觉,“这得看吸的量,一般吸完一支半这些感觉就全有了。”

  陈琛称,每个人吸“嗨气球”的量不一样,“瘦弱点的,吸两三支就可以了,身体强壮一点的可以吸四五支”。陈琛描述,自己一般吸三四支,“超过这个量会觉得身体有点疲惫,严重的会喘不上气来。”

  和大多数同学从网上购买气弹不同,陈琛有自己买气弹的线下渠道,因为有提成,他还做起了校园代理,推荐气弹给同学和同学的同学,“青岛这边的高校基本上我都有发过货”。

  自述

  “来了有名DJ,酒吧就是气球嗨到爆”

  提到笑气弹,北京的吸食者刘晓(化名)自称“下了班,几个好朋友在家聚会或者去酒吧,人人都会吸几支。”一支笑气弹通常为8克装,刘晓称,一般一晚上他们每人都会吸四五支,“感觉太飘了就停会儿”。

  12月9日,北青报记者曾前往三里屯、工体一片的夜店、酒吧探访,但并未发现有商家明码标价在出售“嗨气球”,但附近的烟酒店商家却称,曾多次看到有人吸食。这种“嗨气球”为何如此隐秘?对此,刘晓称,他们通常从网上买笑气弹回来自己灌气球,即使去酒吧玩也不例外,“网上25元一盒,酒吧里能卖到100元一支。”

  而对购买的渠道,刘晓则表示,多数玩“嗨气球”的人都在包厢里玩,玩得比较隐蔽,“你得跟老板是熟客,或者悄悄问一嘴他才会给你。”“但你别觉得这是一特别小众的爱好”,刘晓补充道,每当知名的DJ来三里屯的酒吧时,“整个就是一气球‘天堂’,嗨到爆”。

  北青报记者检索发现,淘宝网上有多名显示地区“北京”的“奶油气弹”卖家。在浏览了多个卖家商品评价后,北青报记者发现,购买者多为玩“嗨气球”者,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买家的购买目的是用做食品制作,余下均是制作“嗨气球”。而在“嗨气球”的购买者中,有购买者在评论中晒出已经被打了“笑气”的气球照片,还有评论中提及,卖家会教如何“嗨气球”。北青报记者随机采访了三名卖家,在与卖家交谈时得知,这些店均长期供货给三里屯及工体附近的多间酒吧。

  一家名为“天地道和国际贸易”的商家称,北京的“笑气弹”市场还可以,他的淘宝店铺买家中不乏有在北京做“笑气”生意者。店家还说,在北京,大型的夜店、酒吧一般都不允许玩,小型的夜店、酒吧可以玩,他也多次尝试与酒吧“合作”。

  市场

  四十多箱笑气弹 半月即销售一空

  “笑气”即一氧化二氮,位列危险化学品名录中。曾参与制定危险化学品管理条例的专家称,尽管笑气属于危化品,但目前对于笑气的流通并没有严格的限制。“在医疗领域,它也是常见的用于麻醉的物品,从化学层面来说,只要保存得当,性质也很稳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