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新闻Information announcement.

主页 > 公司动态 > 最新新闻 >

新闻发言人制度15年后 白岩松:动车事故发布会不该王勇平来开

发布时间:2019-02-12

  央视网消息: 12月19日——也就是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的第二天,国务院新闻办在举办的新年记者招待会,发布了2019中央国家机关和地方新闻发言人名单,236名新闻发言人集中亮相。自2004年开始,每年年末国务院新闻办都要发布新一年新闻发言人的名单,今年已是连续15年发布。

  从2004年首次公布的75位新闻发言人到今年公布的236人,新闻发言人队伍壮大3倍之多。回首政府新闻发言人制度走过的15年,进步巨大,其中也经历过挫折和教训。尤其是2011年,温州动车事故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,当时铁道部新闻发言人说出“反正我信了”引发舆论哗然,之后再未重返发言人岗位。从那以后,新闻发言人被看成高危岗位。发言人不发言,新闻发布工作一度陷入低谷。

新闻发言人制度15年后 白岩松:动车事故发布会不该王勇平来开

  事情发生7年后,《新闻周刊》独家采访当事人王勇平,当年那场引发舆论哗然的新闻发布会在召开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?现在我们在继续政务公开的路上,不该忘记的惨痛教训又有哪些?

  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 王勇平 :“大家都知道我我有很多成功的经验,也会有一些深刻的教训,我知道同志们看着我笑肯定也是记得我那一句话,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。”

  在无数堂新闻发言人的培训课上,王勇平从不忘拿自己开刀,常称自己是“反面教员”,他觉得自己曾经的表现细节乃至错误值得学员反思。2011年,他还是当时的铁道部新闻发言人,7月23日发生温州动车事故,人员伤亡惨重。

新闻发言人制度15年后 白岩松:动车事故发布会不该王勇平来开

  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 王勇平 :“所以他把车头埋在下面盖上土,主要是便于抢险,目前他的解释理由是这样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。”

  次日的新闻发布会上,正是这句“我反正信了”,让他成为众矢之的,也成了他一生中无法抹去的标签,他从此再也没有踏上发布会台。

  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 王勇平 :“进入发布会会场之前,我跟我爱人打了个电话,我告诉她我说今天晚上这场发布会,可能跟我平常开的发布会会不一样,因为这是一次关于灾难方面的一次应对,而且我说这次发布会很可能是现场直播。我说你们就不要看了,你们实在要看一定不要让妈妈看,我的母亲80多岁了我怕她担心,所以应该说之前我对这个可能会出现的一种严重的局面,还是有一定的把握。”

  这一年,微博等新媒体发展迅猛,即便是身处突发事件现场的普通人,也可用手机拍照、录视频完成一次直播。如何跑过新媒体传播、迅速回应公众对事件被解释与回应的信息需求,着实考验着政府信息发布能力。飞抵温州的王勇平原本只是去协调媒体,此时事故还处于正在调查的信息空窗期,直到下飞机他才被告知要召开发布会,准备时间只有半小时。

  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 王勇平 :“我刚下飞机事故现场也没去过我没有把握,后来考虑来考虑去觉得还是由我去可能比较合适一点。所以当时就这样说,王勇平同志你究竟有把握没有。大家知道加了同志这两个字分量不一样。那是组织上对你的一个要求,有条件你得上没有条件你得上,有把握你得去没有把握你也得去。”

新闻发言人制度15年后 白岩松:动车事故发布会不该王勇平来开

  发布会上王勇平多次鞠躬致歉。他解释,动车头被埋是为了扩展工作面,为了增强信息可信度,他才有了“相信”论;在回答为何救援结束、却在拆解机体时发现幸存者,他说了“奇迹”论。十几个问答中,偏偏这两句话迅速在网络引起哗然。舆论风暴中的他不久被外调波兰。